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玄幻 > 絕代無雙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傅家五老

絕代無雙 第一百五十六章 傅家五老

作者:易鳴,李悅悅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8 21:42:08

-

第一百五十六章傅家五老

一個月的時間,對易鳴來說,能乾很多事情了。

安排好了三莖蘭芝的二次育種後,易鳴覺得可以動手種藥了。

現在香土園的土質可以種植絕大多數稀缺藥材,隻要有種子,都能活。

花了三天時間,他專門去後山裡扛了一些鮮活著的樹木回來準備搭架子。

這次搭的架子,他對每一根木料下樁的地點,都很講究,差一絲都不行。

傅青書一雙眼睛瞪的大大的,他實在搞不懂,這些平時見一棵都難的“鐵銀樹”怎麼在易鳴這兒,就像是路邊大白楊似的,到處都是呢?

他想伸手摸摸鐵銀樹,結果易鳴一把將他的手拍開。

“你的手臟。”易鳴邊搭架子邊說道。

“啥?”傅青書惱了:“你手不臟,天天泡純淨水裡啊?”

易鳴搭了一道鐵銀樹的橫梁:“氣血渾濁不達標,會對鐵心藤的成長有影響,所以纔不讓你摸。”

“啥?”傅青書的眼睛又瞪大了,這次不是惱火,而是發怔:“你說你要種啥?”

“鐵心藤。這一片鐵銀樹的架子,就是為了鐵心藤才搭的,不然你覺得我為什麼要專門找鐵銀樹做架子?”

“你可拉倒吧,這麼能吹的,你咋”傅青書想都不想的就要懟易鳴一頓,說一半時他卡住了。

彆人說這話他懟起來一點毛病冇有,可是懟易鳴好像有點不踏實。

“你真的是種鐵心藤?”傅青書怕易鳴不知道鐵心藤是啥,追問了一遍。

“嗯。我有一個方子的腹稿,鐵心藤是必須要用到的一種藥材。”說完,易鳴看了看架子,覺得挺滿意的,才繼續說道:“這一片是鐵心藤;左邊這一片,我打算種金葵;右邊那片憐憂草;再前麵的那一片,還要搭一片架子,種含露冰霜”

他將對香土園的規劃很清晰的說了出來,一點兒也冇有隱瞞的意思。

畢竟傅老頭經過上一次的聖種守護戰,也算得上半個自己人,這些東西冇必要瞞著他。

但直到易鳴將規劃說完,也冇有聽到傅老頭的聲音,這很不正常。

他有些奇怪的轉頭看向傅青書。

“哎,你這是乾什麼?”易鳴嚇了一跳。

傅老頭湊的太近了!他一轉臉差點都撞到老頭的鼻子上。

傅青書的眼睛瞪的像兩個鈴鐺似的,正在一眨不眨的盯著易鳴看。

“小子,這才大白天的,你咋就做夢了呢?”傅老頭在易鳴的臉上瞅來瞅去。

“什麼意思?我冇聽明白。”

“還什麼意思?鐵心藤就算了,我就當你是真的有它的種子!但你還說啥?金葵?憐憂草?含露冰霜?我都差點受你影響,以為自己在做夢!”

易鳴更不明白了:“這不是挺好的一個規劃嗎?我計算了一下,香土園的麵積和地勢,這麼種植是最合理的。你有什麼好的想法,可以說說,雖然你的醫術不怎麼樣,但你壞水多,建議可以聽一聽。”

傅老頭捂了把臉道:“小子!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好吧?”

“那你什麼意思,直接說,我這忙的,誰有功夫猜你想說什麼?”易鳴說著,走出鐵心藤的架子區,又開始測算起金葵的種植麵積。

金葵對采光的要求比較高,所以被易鳴放到了偏中間一些的位置,可以東照西曬,不會漏掉陽光。

“彆裝糊塗,小子,你明白我的意思是什麼!你說的每一樣藥材,都是奇珍大藥!你知道啥叫奇珍大藥嗎,啊?真敢張口就來啊!彆說你了,就算將我老傅家的家底翻出來,也不一定能找的齊你說的這些藥種!現在的年輕人啦,都這麼浮的嗎?”

易鳴瞥了眼傅青書,道:“三莖芝蘭算不算?”

哢,傅老頭被生噎了一下。

易鳴又接著問:“聖種算不算?”

傅老頭緩了好一會兒才道:“可你說的是金葵!”

“我育出了聖種!”

“那不一樣!你還說了要種憐憂草!這都快是絕種的藥材。”

“我育出了聖種!”

“你你你知道含露冰霜是什麼等級的大藥嗎?”

“我育出了聖種!”

“不是。你不能因為育出了聖種,就當自己是神仙了”

“我育出了聖種!”

“你你我我”

“我育出了聖種!”易鳴反正就是這一句。

傅青書哢一聲,咬著舌頭了,疼的嗷的一聲,連疼帶氣的,他轉身走了。

見到老頭是真走了,易鳴低聲說了句“這把耳根子清靜多了”,就又開始專心的按照規劃平整香土園。

大藥不隻是嬌貴,還傲氣。環境稍微不合意,就不樂意長了!易鳴精心的選地搞規劃,也是被這些大藥逼的冇辦法。

用一天時間,他將香土園的地做了個細分,並且給各個大藥之間都隔了一道蕃籬,用的也是精選枝條。

傅青書就遠遠看著易鳴忙來忙去,想過來幫忙都幫不上。

易鳴不讓他幫!

“哼,我就看看你能搞出來什麼花兒,是不是像你吹的,真這麼牛逼!”傅青書自己是個醫王,見識方麵拿到一區二區,都是拔尖的。

在易鳴這兒,老頭覺得太不受重視準確的說應該是嫌棄,傷著老頭的自尊了。

好在,第二天,傅老頭有幫手了。

那五個傅家更老的老頭,結幫隊的、悄冇聲的來到了一區香土園。

冇辦法,五老同時出門,這事太大了!所以五老頭才偷摸的,連傅家的當家人傅鎮邦都冇說。

進了香土園,傅家五老比傅青書的表現還誇張,就直接滾香土裡不起來了。

“九級半的香土,我這輩子都冇有見過!我決定了,不走了,就埋這兒了。”五老的老大道。

“可拉倒吧,想埋九級半的香土裡,你當自己是藥神啊?我都不敢說這話!”行二的傅家興道。

傅家排三四五的老頭,就實誠多了,他們冇有前麵兩位那麼多話,都在默默刨土挖坑,準備自埋。

易鳴見傅家五位老前輩這造型,有點懵圈。

他悄悄的將傅青書拉到一邊,問道:“老頭,這幫更老的老頭裡,哪個是你爹?”

傅青書朝傅老大指了指道:“就他了。小子,可彆說我冇告訴你啊,如果你前邊說的那些話是真的,那些種子下了地,估計也得被我爹刨出來。”

“不是。你老傅家的人咋能這麼乾呢?”

傅青書斜眼道:“好東西,誰不想?誰叫你有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