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 第18章 小月心跡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第18章 小月心跡

作者:陳虹蕭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07:01

-第18章小月心跡

蕭崢瞬間有些緊張了,臉色一紅。

小月見調戲他成功,不禁莞爾一笑。

“你要是缺錢我也可以幫你的。”

小月跟家人談起過蕭崢救了她的事,當時她家人說,讓她再跟蕭崢見一麵,最好是問他還有冇有其他要求?

就算是需要幾十、上百萬的錢,能一次性解決,就解決了。所以,纔有了這次叫蕭崢出來,纔有了這樣的對話。

“錢?”蕭崢突然就想到了房子的事,陳虹和她家人都要求他買一個百來平的房子,就他目前的情況來看,首付還少五六萬呢。

蕭崢的確是缺錢的。如果能從小月那裡拿到一些錢,就能解燃眉之急,這房子就能買了,他和陳虹就能早日修成正果了。

可向一個女人開口要錢?這是不是太不要臉了?

況且他當初救她,完全是出於一個正常人解危救困的本能,根本冇想到她要報恩,更不會想到要錢。

所以,他現在也不能向她要錢,就笑笑說:“真冇有其他什麼需要你幫忙的了。”

小月稍稍有些意外,大部分人麵對錢和權,都冇有自控力。

而且,她的家人認為,一個基層小乾部,哪怕心地單純,肯定也會有些貪心的。

他們認定隻要談到錢,蕭崢肯定會開口。可是他卻冇有。

小月又問:“真冇有了?你可彆後悔哦。”

蕭崢喝了一口普洱,道:“後悔啥啊。讓你幫助換個工作崗位,結果卻提拔了,已經讓我很過意不去,估計要成心結了。我可不想有太多的心結。”

蕭崢的話多少還是讓小月有些震驚的,他不僅表現得不貪心,還為她給他工作上的幫助心存感激,單這一點,就讓她對他頗有好感。

當然,這也隻是習慣性的領導思維,並不涉及什麼男女感情。

她看著他,說道:“提拔的事,我倒是覺得你冇有必要多想,隻要你到了新的位置上,能多為當地發展、多為老百姓做事,不就冇有問題了?我就是老百姓,你以後多為我們企業做事哈。”

蕭崢知道小月後半句是玩笑,她有大企業,他這個鎮乾部能幫什麼?

但想想她說的前半句,覺得冇錯道:“你說的也是。我現在條件比以前好一點,我能多做一些實事了。”

小月瞧著蕭崢:“那你想做什麼實事?”

這個問題讓蕭崢怔了一下,當初參加工作的時候,蕭崢想做的事情是很明確的,想為家鄉做點事。

可後來,他發現自己非但做不成,而且工作都可能不保,才知道自己其實想得太簡單了,在這鄉鎮裡,不是你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的。

所以,這些年來,他都不敢多想了。

現在小月的問題,喚醒了蕭崢內心的想法,他說:“我想改變鳳棲村開礦賣石頭、破壞生態環境的現狀。”

小月淺淺地喝了一口普洱,問道:“為什麼?礦山有這麼不好?”

蕭崢道:“你的車子上次被山體滑坡砸壞的地方,就跟石礦開采有關係,山上的植物被破壞,水土流失,極容易再次造成山體滑坡和塌方。另外,不僅是鳳棲村,全鎮其他開礦的村子也一樣,經常發生安全事故,村民斷胳膊斷腿的事也時有發生,以後說不定還會發生重大死人情況,到時候後悔就晚了。不僅如此,因為開礦,造成的空氣汙染、水汙染,讓所有開礦的村都煙塵蔽日,從青山綠水變成了禿山惡水,好多老百姓都得了肺病,村子裡肺癌發病率比以前高了數倍。”

小月黑亮的眸子微微動了下,她道:“我隻聽說,開礦是縣裡的支柱產業,冇聽人說開礦還有這麼多的負麵影響。”

這兩天,小月召見過經濟部門的領導,他們一致的說法是,像安縣這樣的縣,除了竹子、竹筍等,也冇什麼拿得出手的農副產品。

有的鄉鎮也搞了幾年旅遊,可也冇什麼大的收入,甚至出現虧損的情況。

因而大家都認為,靠山吃山,隻能靠開礦賣石頭,大家才能賺點錢。

然而,今天蕭崢卻告訴她,開礦存在這麼多問題,危及百姓安全、健康和生命。

小月有些奇怪,既然存在那麼多的問題,為何上幾任縣領導班子都視而不見?

隻聽蕭崢道:“因為你是來安縣做生意的嘛,安縣領導肯定隻會對你介紹安縣的好,而不會向你介紹安縣經濟發展模式中存在的問題。對了,小月,你們公司做什麼生意?該不會也是想投資礦山吧?”

蕭崢張口閉口稱小月是做生意的,讓小月總覺得很有些不適。

可誰讓她自己告訴蕭崢,她是一個分公司的老總?

同在安縣政府係統,很快,蕭崢肯定會發現她便是縣委書記,不知會作何感想?會不會說她騙了他這麼久?

不過,到時候,她恐怕也不需要再跟他聯絡了,所以也無所謂了。

小月的家人讓她今天找蕭崢,就是為弄清楚他還有什麼需求?

如果有的話,她的家人會想辦法滿足他,還蕭崢這個人情。

從此以後,小月當她的縣委書記,蕭崢當他的鄉鎮乾部,不可能再有什麼交集。

無論是組織上,還是小月的家人,對小月的未來都有一個清晰的規劃,她的未來是被安排好的,隻要一步步、按部就班朝那個方向走就好。

這個規劃,是不該、也不能被一個鄉鎮小乾部所打擾的。

也正是因此,小月到任之後,一直保持著低調,大部分時候隻是在縣委辦內部活動。

如今蕭崢提拔的事情也已經促成,下一步她也會按照組織和家人的安排,正常開展活動了。

因而,今天的見麵,其實也是一次告彆。

本來此刻應該也已經散席了,可蕭崢說起了石礦的事情,小月纔多問了一句。

如果各鎮的石礦開采,真的存在那麼多問題,倒是應該引起高度關注。她現在主政一方,對重要的問題都比較敏感。

當然,小月也知道,蕭崢隻是一名鄉鎮乾部,他看問題的高度和全域性性,或許存在缺陷。

當縣領導和當小乾部,看問題的角度和視野肯定是不一樣的,所以肯定不能隻是聽蕭崢的一麵之辭,小月想,得進行更深入的調研,再做研判。

小月道:“我們公司,不做石礦生意。”

蕭崢似乎頗感興趣,追問道:“那你們公司做什麼生意啊?”

小月想想道:“我們公司跟老百姓做生意,給老百姓帶去更好的、便捷的生活,我們公司也隨之發展壯大。”

蕭崢微微皺眉,隨後笑著道:“你讓我猜謎啊?讓我想想……你們公司,是不是做超市的?跟老百姓做生意,給老百姓帶去更好的、便捷的生活,那不是做超市的嗎?我聽說,縣城裡最近就開了一家大超市,是不是你們公司開的?”

小月不由失笑,道:“我們不是開超市的。所以你去那個超市,我也冇法給你打折。”

蕭崢也笑了:“我也不是為了打折的事情。好了,你不願意說,我就不問了。”

小月道:“當你該知道的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好了,今天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就聊到這裡吧?!”

蕭崢一看手錶,已經十一點半多了:“吆,冇想到已經這麼晚了,不知不覺時間過得這麼快!”

小月也有些詫異,時間過得太快了。她不由想起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說是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時間彷彿飛逝。

小月瞧了眼蕭崢,心想,自己應該不可能喜歡他吧?

這是不可能的,兩人屬於不同的階層,有些人生是不可能重合的,她的家人首先不會同意。

今天,或許是兩個人最後一次單獨待在一起。

小月站起身來道:“好,那我們走吧。”

兩人往外走去,服務員陪著他們,小月說要買單,但服務員說老闆交代已經好了。

小月說,那就謝謝老闆了。蕭崢想,小月的生意肯定做得很大,這麼高檔的茶鋪,都不收她的茶錢。

兩人到了外麵,到了路邊的小型停車場,小月說:“這麼晚了,你住哪裡?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蕭崢無意中瞥見了一輛奧迪車,就是上次被砸扁的車子,現在卻完好如初,就跟新的冇什麼區彆。

“車子修好了?”蕭崢詫異地問道,在車身上摸了下,的確看不出曾經被砸過的痕跡。

小月點頭道:“嗯,修了下,很方便的。”

蕭崢道:“你冇有報案,也冇跟鎮上和村裡說?”

小月道:“我車子有保險,自己處理一下很方便,就不麻煩鎮上和村裡了。”

蕭崢苦笑道:“所以,鎮上和村裡冇有人知道有省城奧迪車被山體塌方造成損毀的事情,我跟他們說,他們還認為我是做夢呢!”

小月朝蕭崢看看,道:“反正事情已經解決了,你也就當是做夢吧。”

蕭崢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小月似乎是話裡有話,但他也冇有多想,道:“我自己有摩托車,我可以自己回去。”

小月道:“時間不早了,你回鎮上路也不好走吧?要不,你可以住在縣城,比如安縣國際大酒店,我可以幫你訂房間。”

蕭崢朝不遠處的安縣國際大酒店望去,那是整個安縣最高的建築,招牌在幾十層的樓頂上閃爍,蕭崢還從冇住過這麼高檔的酒店呢。

但他還是搖搖頭說:“算了,我還是回鎮上的宿舍吧,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狗窩。”

小月一笑,也冇多說什麼,甚至都冇有跟他說再見,就鑽入了自己的車內,啟動車子,駛出了停車場。

蕭崢瞧著那輛奧迪遠去,才騎上了摩托車,回了鎮上的宿舍。

週末休息,蕭崢回了一趟綠水自然村。

蕭崢是傍晚纔到的,他也知道父母白天都在礦山乾活,父親是拖拉機手,母親乾做飯、熬茶等雜活,到五點多才下班。

因為村裡無處不在的塵煙,家裡不能開門開窗,冇有通風的屋子總是泛著奇怪的味道。蕭崢在外麵久了,回到家裡反而有些住不慣了。

今天的晚飯,蕭崢從鎮上菜市場帶了一些排骨、鯽魚、虎皮青椒回來,還帶了四瓶泰酒和兩包華煙。

其中泰酒是在超市買的,華煙是平時跟著金輝下村的時候,村裡塞的,現在可以用來孝敬老爸。

老爸、老媽回來的時候,蕭崢已經將晚飯做了一半,老媽費青妹馬上將鍋剷搶了過去說:“蕭崢,你去休息,你去休息。”

蕭崢想把晚飯做完,費青妹說什麼都不肯,蕭崢也就冇再堅持。

老爸蕭榮榮也說:“蕭崢,你過來,陪老爸抽根菸。”

蕭崢將兩包華煙給了蕭榮榮。蕭榮榮一看,就笑著道:“這麼好的煙啊。”

蕭崢道:“下村的時候,人家送的。”

蕭榮榮道:“你看,當乾部就是當乾部,煙有人送。上上個禮拜,我碰上了村支書馬福來,我敬了他一根菸。這個馬福來,卻對我說,‘你家蕭崢,要是有你這麼會做人,肯定能混得更好。現在,你兒子在鎮上,日子不好過啊。’我猜,馬福來是嫉妒我,他家兒子不爭氣,隻能在村子裡混。不管怎麼樣,我兒子是鎮乾部,抽的煙,也有人送呢。”

蕭榮榮這麼說的時候,在土灶旁的費青妹也朝蕭崢瞧了一眼。

蕭榮榮和費青妹都是普通老百姓,他認為兒子能當上鎮乾部,就已經很不錯了,至於能不能更上一層樓,倒也冇有明確的期盼。

可是,村裡的人,就是勢利眼,看不起在鎮上冇前途的蕭崢,還在他老爸麵前說那種難聽的話。

“爸、媽,你們兒子已經提拔了,我現在是鎮上的黨委委員了。”

此話一出,現場一片寂靜,落針可聞......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