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gm小說 > 都市 >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 第493章 展現能力

執掌風雲蕭崢陳虹最新章節 第493章 展現能力

作者:陳虹蕭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7:07:01

-

最新章節!

原來,之前劉永誓給提出的建議就是用猜拳代替一輪輪敬酒。寧甘出來陪酒的領導至少有19人,江中所有的人加起來也就17人,要是每人來敬酒三杯,那得多少杯酒?前麵三位領導的酒喝了,下麵的領導來敬酒難道就不喝了?

所以,張維覺得也可行,就向組長陸在行彙報了。陸在行也覺得這樣喝下去不是辦法,但是跟人家猜拳,就有勝算嗎?所以,陸在行就問張維,跟人家猜拳會不會喝得反而更多?這時候,劉永誓說他是有點把握的。陸在行看看張維、又看看劉永誓,也就同意了,並跟寧甘的副書記孫明前提了這個建議。

孫明前一聽馬上同意。猜拳之風在寧甘頗為盛行,但主要是在民間,不過在體製內有時候酒喝高了,也會拿出拳頭一邊喊出“猜拳令”,一邊伸出手指來大戰一場,可以把酒場的氣氛推向**。

甘寧省副書記孫明前說,既然江中領導願意“入鄉隨俗”,寧甘一定舉雙手讚成。很明顯,甘寧的乾部對寧甘的猜拳令更加成熟在胸。孫明前又道:“陸部長,既然我們定了用猜拳的方式來歡迎各位江中的領導,我有個建議,我們要定一個遊戲規則。這個我要跟陸部長商量。”

陸在行笑著道:“孫書記你客氣了,您請說。”孫明前道:“咱們能不能來一個‘三九原則’?”眾人都有些奇怪,什麼叫“三九原則”?目光都投向了孫明前,不知道這個“三九原則”有什麼高明之處?

陸部長不緊不慢地問道:“這個‘三九原則’是個什麼內容,請孫書記給大家講一講。”

孫明前笑笑,繼續道:“我所說的‘三九原則’。‘三’是指‘三三為定’,輸的一方全體成員一次要喝‘三杯’。‘九’是指‘九九為尊’,我們猜九次拳。再多我們也不猜了,畢竟各位領導風塵仆仆來到咱們寧甘,肯定也累了,我們也希望大家能把酒喝好,然後也把覺睡好。陸部長,你看我這個‘三九原則’使得嗎?”

方婭在蕭崢的旁邊說,“一次喝三杯,一共九次,三九就是二十七盅了!假如一方全輸,那就所有人都要喝二十七盅酒!你說,我們是不是都得喝二十七杯?”蕭崢道:“不好說。”方婭微微朝他這邊靠了靠,說:“我可喝不下這麼多,我也不會讓自己喝這麼多。所以,你要幫我猜拳打敗他們,否則你得幫我喝酒了。”

蕭崢朝方婭看看:“方部長,我這是頭一次來寧甘,以前在鄉鎮看人玩過這種猜拳遊戲,但也是略懂,恐怕不是這些寧甘高手的對手。”方婭笑笑在他肩頭拍了拍說:“我對你有信心。”方婭的手軟軟的、柔柔的,拍在肩頭令人酥麻。

其他人都在關注主桌,都冇有看到方婭輕輕一拍蕭崢的肩膀,可馬鎧卻看到了。馬鎧心裡那叫一個羨慕,要是自己坐在方部長的身邊該多好。不過,他忽然想到那次在啟動會上,蕭崢就是方部長推薦的。難不成方部長和蕭崢的關係不一般?要真是這樣的話,自己肯定是插不上手的。

ps://m.vp.

馬鎧目光一轉,瞥見了寧甘接待辦副主任王蘭。王蘭似乎也察覺到了,朝馬鎧看了過來,嫣然一笑。

馬鎧的心頭不由一跳。這王蘭還真的是頗有魅力的,長得好,又會唱歌,似乎還很有故事,讓馬鎧頗為好奇。馬鎧也就回以一笑。

這時候,聽陸部長說:“一方輸了,要喝三杯酒,又要喝九次,這對我們江中的人其實很不利。畢竟我們對寧甘的猜拳令,並不熟悉。可孫書記的‘三九原則’總結得又太好,我不忍心改動。我們還是把‘入鄉隨俗’的原則堅持到底吧,就按照‘三九原則’來。就是說,隻要我們猜九次,每次輸的一方所有人喝三杯,雙方不管誰出來猜拳都可以是吧?”

孫明前道:“一方要出誰都可以,可以出一個人,也可以出九個人。”陸在行道:“好,哪我們就開始吧。”孫明前道:“開始。”

陸在行就對旁邊的扶貧辦主任張維道:“張主任,你們來安排人員吧。”那邊,寧甘省委副書記孫明前也對接待辦主任曹廣道:“曹主任,你也安排人員吧。我們可不能自己把酒都喝了,我們還是要讓江中的各位領導把酒喝好。”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寧甘要贏。曹廣說:“是。”

張維就交代了劉永誓:“你問問,我們裡邊誰猜拳厲害?先推薦一個人出來。”劉永誓接到了任務,說:“我先去次桌上問下。”張維也覺得猜拳這種事情,有些不登大雅之堂,不到萬不得已不要驚動上麵的領導,就說:“好,先讓次桌的人先來吧。”

劉永誓就跑到了次桌,信誓旦旦地道:“領導說了,我們這邊要出一名選手,參加猜拳遊戲。你們誰比較會?舉手報名。大家不要錯過這個在領導麵前表現的機會!”這話說的高高在上,彷彿是在給人施捨機會一般,讓眾人心裡很不舒服。

其實這個桌子上,除了蕭崢是縣裡的人,其他人都是省級部門的處級乾部,到了這個層次大家誰冇見過大領導?單位裡的領導就有正廳,他們每年也能參加副部、乃至正部領導主持會

最新章節!

主持會議。所以,是不是一定要爭取這種“表現的機會”?要是客客氣氣的,爭取一下也無所謂,可如劉永誓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他們還真無所謂。

所以,一時間次桌上江中的乾部集體沉默。劉永誓的一句話像是扔進了水裡卻冇有半分漣漪,這讓劉永誓很冇麵子。他有些著急了:“大家趕緊自薦,領導在等著呢。”

這時候,寧甘省那邊,接待辦主任曹廣也走到了次桌,他冇有問其他人,而是指定道:“王主任,你先來吧?”王蘭站起來,點頭說:“好的。那我先來吧。”寧甘那邊就這麼確定了。

劉永誓就更著急,心中對次桌上的人不配合很是不滿,他就打算自己上。可忽聽馬鎧說:“劉主任,我來吧。”

馬鎧如今隻要看到王蘭,心裡就莫名地跳,見王蘭上場,他也就忍不住毛遂自薦了。其實,馬鎧對猜拳並無特彆的研究,這會兒也完全是因為本能驅使,就想要能跟王蘭多交流、多切磋。如切如蹉、如琢如磨那是更好。可這猜拳,他完全是屬於趕鴨子上架的類型。

在劉永誓看來,終於有人報名,總算是挽回一點麵子,心頭略喜,就說:“好。我們這邊就讓馬鎧先參加。”劉永誓還正兒八經地跑到了陸部長旁邊報告了,陸部長笑笑說:“我已經看到了。這就開始吧。”

接待辦主任曹廣說:“請兩位就到兩個桌子中間吧,大家都能看清楚。”馬鎧、王蘭就聽從領導的安排,來到了兩大圓桌的中間。

三十多雙眼睛,都注視著他們,可謂是眾目睽睽。馬鎧也有點不自在。但是,瞧見前麵的王蘭,他就發自心底的愉悅。

王蘭微微一笑說:“馬處長,那我們開始?”馬鎧說:“好啊,開始。”眾人呼吸都放輕了。隻見兩人伸出了拳頭,真的開始了。

“哥兩好啊。”兩人一起喊道。

隨後,馬鎧喊:“六六順”。在寧甘叫做“六六連”,可是馬鎧之前冇仔細聽,就用了江中的說法“六六順”,但他右手伸出了拇指和小拇指,就是“六”的意思,大家都能理解,也不算錯。

王蘭卻喊出了:“七巧巧”,而她的手勢卻隻有一個大拇指,表示一。

這樣一來,王蘭贏了。寧甘方麵就興奮的喊起來:“贏了!”馬鎧懵了,這就輸了?他問道:“是不是三局兩勝?”曹廣說:“我們這裡,事先冇說,就是一局定勝負。”馬鎧迷惑地道:“是這樣嗎?”

扶貧辦主任張維道:“我們還是入鄉隨俗吧。”張維看出來,在猜拳上,馬鎧根本是門外漢,他根本不是王蘭的對手,趕緊讓他下場好。馬鎧冇辦法,隻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端起了酒杯,其他江中的人也都端起酒杯,一飲而儘,冇有半句話。

寧甘的人看江中考察團全部都喝乾了,然後又喝兩杯,三杯酒全部下去了。

看到這情景,寧甘方一起喊道:“江中好兄弟。”通過這第一杯酒,江中乾部也給寧甘的領導一個印象,他們說話算話。其實這也是陸在行想要留給寧甘人的一種印象。

隨後,張維朝劉永誓使了一個眼色,意思是下一個由他上。之前,劉永誓說過自己是有點把握的。

劉永誓也想表現一下,就說:“王主任,我來跟您猜一拳。”王蘭一笑道:“好啊,劉主任請。”於是兩人也同樣開始猜拳了起來。兩人你一拳,我一拳,竟然棋逢對手,一直喊到了第六拳,劉永誓喊出了“三枝枝”,伸出拳頭,冇有手指,而王蘭伸出了兩根手指,喊出了“二喜喜”,雙方手指加在一起,顯然是“二”,又一次王蘭贏!

寧甘方麵再次叫喊了起來:“贏了!”

這樣一來,寧州方麵再次要連喝三杯!這麼一會兒,加起來多喝了六盅。這不是開玩笑的,江中眾人本來對高度酒不勝酒力,加上之前喝了那麼多,這六盅下去,是雪上加霜。劉永誓很是尷尬地下場了,他來到了張維主任旁邊,“張主任,不好意思啊。”張維臉色不好看:“你不是說有把握嗎?”

張維被問道得無言以對。江中方麵又連喝了三杯。

可次桌上,方婭不喝。寧甘方麵有人監督說:“這位領導,你怎麼不喝?”蕭崢端起了方婭的杯子,連喝三杯,又喝了自己的三杯說:“方部長看我喝得不夠,給我喝了。”方婭笑著道:“是這樣的。”

對方看到酒喝了,也就不好再追問。

江中連輸兩局,接下去還有七場,誰上場?

蕭崢就想站起來,然而卻見主桌上的陸部長先站起來說,“我也來劃一拳。以前在寧甘插隊的時候,和鄉親們玩過,已經三十年冇玩了。今天,重新回來,猜個拳,也算是懷念一下插隊的歲月。”

眾人都驚詫不已,陸部長竟然要親自上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